牛牛在线 国内自拍|抢庄牛牛能提现的app
阿坝风情

悬天净土中的文化韵味——壤塘非遗文化印象记

发布日期:2018-11-05 17:09:24文章来源:阿坝日报

悬天净土中的文化韵味

——壤塘非遗文化印象记




壤塘县委宣传部 摄






壤塘县委宣传部 摄

■杨骁 泽旺旦真 文/图

壤巴拉塘,财神居住的坝子。说到“财?#20445;?#38590;免沾染一丝丝的俗气。可就是这个名中?#23567;?#36130;”的地方,却随处弥漫着厚重的文化气息。八月,在这块纯净而神奇的土地上,不仅可以寄情于旖旎的山水,更能感受壤巴拉文化的独特魅力。

一所传习——色彩线条间的绝世之美

无论阴晴风雪?#25925;?#23506;暑冬夏,每天清晨,觉囊唐卡传?#20843;?#20197;诵经的方式打开一天,如此日复一日,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七年。

这间传?#20843;?#30001;觉囊唐卡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嘉阳乐住于七年前创办,主要教授当地孩子们学习藏族传统文化。今年,第一批学生就要毕业了,他们要用自己七年的积累去完成一幅作品,作为自己开启精彩?#26494;?#30340;一份答卷。

每一根线条,每次下笔,甚至每一次呼吸,都被自己?#32454;?#22320;控制着。身旁是来客们如鼎水之沸的嘈杂和不间断的照相机闪光,这群学生依然安静地盘腿坐于画?#35760;埃?#25191;笔、蘸色,然后轻轻落在画布上。不,安静不足以形容此时他们的状态,更像是一种入定!

不一样的绘画艺术形式相?#26434;?#30340;艺术家们总有不一样的气?#24066;?#35937;,虽然大众对于这?#20013;?#35937;的认识有所局限甚至带有偏见,但却是艺术家给予普通人群最具代表性和异常深刻的记忆:油画?#19994;?#19979;室般的孤寂和中世纪古堡般的冷傲?#36824;?#30011;家寄情山水、挥毫泼墨的闲情雅致……被世人广泛知晓时间并不长的唐卡艺术,所?#26434;?#30340;唐卡画师们又有怎样的气质?印象中,怎么也?#20063;?#20986;任?#25105;?#30693;艺术家的形象能与觉囊唐卡的画师、学生们所重叠,许?#22024;?#23481;艺术家的经典?#35270;?#21435;形容他们,也总感觉不合适。思来想去,或许“定”和“沉”较为贴?#23567;!?#23450;”是他们的状态——“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?#20445;弧?#27785;”是他们的心态——择一事,终一生。

学生们止水般专注的神情,也影响到旁边的人,?#30431;?#20204;能够沉下心来,认认真真欣?#33073;?#21069;这一幅幅觉囊唐卡。相比于马马虎虎地走马观花,拍张照片发朋友圈,近距离认认真真地欣赏,才能领略到觉囊唐卡的大美之处。

线条——唐卡是一种线条的艺术,无?#23665;?#32447;条的美感和艺术感发挥到了极大的程度。细看,这些线条无法用各种完美的分割?#22756;?#21435;?#23376;?#24418;容,而是富有一种无法言表的生命力,不呆板、不木讷,仿佛是活的,游走于画布之上;色彩——唐卡“点染”这种复杂的上色方式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,同时也最为生动。有时完成一幅觉囊唐卡作品,上色需要多达上千万次的点染,也正因如此,?#26049;?#23601;了它极其细腻生动的色彩表现。不同的颜料色彩搭配丰富,但没有丝毫的凌乱和?#25293;浚?#22810;彩安详。相同的颜色又有不同的色号,赋予了觉囊唐卡精彩的层次?#23567;?/p>

说得出来的美大致如此,还有很多无法言说的美,却因为自己审美水平而无法准确地去表达。难怪要花费至少7年的时间去学习,才能初步掌握觉囊唐卡的技艺。要让自己的作品成为精品,?#21364;?#36825;些学生的,将是一生的技艺沉淀。

一出藏戏——草原文化里的热情洋溢

?#26494;?#38590;免有一些遗憾。对我来讲,因为不会藏语而听不懂藏戏?#24230;?#39532;称王》的唱词和念白,绝对是一个很大的遗憾。不必说服装的精美,也不必说唱腔的高亢,更不必说舞蹈的楚楚动人。除了“美?#20445;?#29992;任?#21351;?#32654;的语言文字来形容藏戏中的各种艺术元素,都显得极其苍?#20303;?/p>

记得2015年1月,第一次来到壤塘时,县城的广场上便在演出?#24230;?#39532;称王》。由于工作和时间的关系,看了这出藏戏的前半部分。后半部分的悬念也就一直保留到了现在。极其巧合的是,这次壤巴拉节上,也是因为工作原因,等到了演出现场,表演?#34360;?#36827;行到三年前错过的那部分。于是,靠着记忆与现场的衔接,我也算是完整地欣赏过一出?#24230;?#39532;称王》。

对于藏戏,过去从来没有现场观看过,只是知道有这样一种戏剧形式,了解的途径也仅限于一些歌曲MV和电视新闻。而当真正来到现场,和当地群众一起站在烈日下,?#25191;盍古錚?#22312;人群中不远不近的地方观看一场藏戏,才深刻地感受到藏戏那无与伦比的艺术魅力。

作为一名曾经专业学习戏剧相关专业和?#38750;?#29233;好者的我,对任何形式的戏剧或者?#38750;?#24635;有着无法言说的热爱。但是无论相比哪种戏剧形式,藏戏的一些艺术特性都是“绝世而独立”的。

虚拟性,是中国传统戏剧最大的一个特征。“三四人千军万马,六七步万水千山。”跑几个圆场就是走过万水千山,晃几下鞭子便是策马疾驰。藏戏同样如此,?#24230;?#39532;称王》中,觉如挥动着皮鞭在场上?#23490;埽?#38899;箱中传来奔腾的马蹄声,几个动作便把激烈的赛马场景投射在了观众的脑海中。而与农耕文化的戏剧的含蓄不同,代表草原文化的藏戏在委婉虚拟的同时,更为热情奔放。同样表达策马疾驰,其他戏剧演员仅仅是快速踱步、轻挥马鞭,随时保持着农耕文明特有的矜持;藏戏的表演却是那么的热情洋溢,演员作骑马?#32431;?#36895;飞奔,不时地用力甩起马鞭,在地上甩出巨大的“?#20061;尽?#22768;,不禁让人感受到演员“胯下的战马”在那一刻加快了速度。

赞美,便伸展双臂去歌唱;谴责,便向前一步、怒目而视。即便是?#21738;?#35801;?#24120;?#28378;地、呻吟等动作也毫不做作。虚拟中?#35789;担?#22996;婉中直接,含蓄中奔放,或许这就是藏戏这门艺术的独特魅力。那藏戏的魅力究竟有多大?如果您也和我一样听不懂藏语,不妨亲自去一趟壤塘,零距离欣赏一出?#24230;?#39532;称王》,这个问题也就有了答案。

一位匠人——金石交响中的工匠精神

“叮铃、叮铃、叮铃……”仔细听,雕刻石刻时的声音并不是一个个简单的单音符。铁?#30422;?#36731;砸向钢凿,钢凿钻进石板,两?#21351;?#21160;行程中发出了两种不同的声响,在极短的时间内既相继鸣响,又共为交响,这就是石刻的金石之声。

就在清脆且节奏感极强的金石交响正演奏到高?#31508;保?#21364;戛然而止。“演奏者”班玛罗尔吾放下铁锤和钢凿,又拿起一把刻刀。小小的刻刀却似乎很难控制,不仅需要用右手将刀口用力按在石板上,还要用左手紧紧握住右手,然后慢慢?#36139;?#20992;口去削下一点点的石屑。班玛罗尔吾的?#31181;?#24456;粗,手上的皮肤更是粗糙到让人担心它会马上皲裂。这样如同杉树树皮的皮肤,不禁让人想到狂风烈日,还有高原温差。粗糙的?#31181;?#32039;捏光洁的刻?#21486;?#36825;种强烈反差并不能给人在视觉上带来美的感受。刻?#26029;?#30707;更是发出如同指甲抓挠黑板的声音,让旁人极度不适,忍不住怀念起刚?#26049;?#32819;的?#27809;?#22768;。

唯一不喜怒于形色的,也就班玛罗尔吾一人,?#35753;?#26377;因为动听的?#27809;?#22768;而微微扬起?#26070;牽?#20063;没有因为刻刀的摩擦而轻轻?#36153;饋?#23545;于一名石刻艺人来说,雕刻的过程并不是表演,也就不必在意雕刻?#26412;?#31455;该发出怎样的声响。怎么走动线条、如何把握力度,这才是他唯一在意的事情。石刻艺人的表演,必须是一幅完整的石刻艺术品展现在世人眼前。

每?#25991;?#36215;工具,面对一副光洁的石坯时,班玛罗尔吾总会想起30年前,自己仅仅为师父?#21672;?#20102;一根哈达,就开始了正式的石刻技艺学习。30年后的今天,尽管自己已经是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,却依然遵循着师父最初的教诲:?#21451;?#30707;料到打石坯,从画像到雕刻,专注于每一个过程。

壤塘石刻是一门古老的艺术,基本是由师徒相传的形式传承至今。如今,班玛罗尔吾也有了很多的学生,每年?#21152;?#25968;十名当地群众在以自己的?#27490;?#20316;坊为基础的传?#20843;?#23398;习石刻技艺。相比于其他一些?#27490;?#25216;艺需要复杂的仪式来确定师徒关系,壤塘石刻艺术的拜师学艺依同过去一般简单。没有固定的时间要求,只要愿意,随时可以来学习。不管有没有相关的美术基础,只要来学习的人,班玛罗尔吾?#35760;?#22218;相授。班玛罗尔吾每年都会接到不少订单,这些订单的完成也需要徒弟的力量,他也会按照每个徒弟的技艺水平高低,向他们支付每天200—400元的工资。

一两年的时间可以学成一门技术,却无法悟透一门艺术。几年的时间里,班玛罗尔吾已经带出了上百名徒弟。其中,完全吃透石刻这门技艺的徒弟却没有一人。?#21451;?#26448;、绘图、雕刻,即便是最优秀的徒弟,仍然有不擅长的项目。现在许多的作品,徒弟们?#23492;?#23436;成,本可以做?#20843;κ终?#26588;”的班玛罗尔吾依然每天和徒弟们在传?#20843;?#20869;奏响那段“金石交响曲?#20445;?#20197;及忍受刺耳的削石声,在他看来,徒弟们还需要长时间的浸淫才能独当一面,在这之前,他依旧会专注于每一个过程。



牛牛在线 国内自拍 捕鱼大师新版 3d彩票中奖分析 股票涨跌幅度是看昨天的吗 金牛线上娱乐靠谱吗 网球比赛门票 快乐120615079期开奖 江苏福彩快3投注技巧 平码印刷 雷速体育比分直播网 新宝彩票安卓